《安塞腰鼓》课文赏析2
更新时间:2019-07-04   浏览次数:

  《安塞腰鼓》课文赏析2_语文_初中教育_教育专区。高原生命的火烈颂歌 平易近族灵魂的诗性礼赞 《安塞腰鼓》 是刘成章先生的散文名篇,最早颁发于1986年10月3日 的《·大地副刊》上,后被选入多家散文选本;1996年收入由工人 出书社出书的散文集

  高原生命的火烈颂歌 平易近族灵魂的诗性礼赞 《安塞腰鼓》 是刘成章先生的散文名篇,最早颁发于1986年10月3日 的《·大地副刊》上,后被选入多家散文选本;1996年收入由工人 出书社出书的散文集《羊想云彩》 (此散文集荣获首届“鲁迅文学·散文”。 ) 目前,又被选入中学语文讲义。 “安塞腰鼓”是陕北高原特有的地区文化现象,也是陕北人风貌的意味 和符号, 而这一切均取陕北陈旧的汗青相关。陕北高原是毗连华夏农业平易近族和草 原逛牧平易近族的主要通道,自古以来就是边关要地:秦始皇期间上将军蒙恬,率三 十万大军镇守陕北,建长城,修曲道,防止匈奴内侵;北宋期间韩琦、范仲淹、 沈括等一代武将、文臣来到陕北,带领过抵御西夏人入侵的和平;而明朝期间九 镇之一的 “延绥镇” 长城, 几乎承担了明朝中、 后期北方边境的一半以上的防务。 能够如许说, “安塞腰鼓”既是古代激励边关将士冲锋杀敌、浴血奋和的军号, 也是将士们交和班师的欢送曲。它气焰澎湃,它置于死地尔后生,它充满取 力量,它是生命的跳舞取狂欢??古代和平擂鼓鸣金的排场,永久地消逝了。然 而,这种于和力量中的典礼,却深深地根植于陕北这块陈旧的地盘上。陕北 的乡下,腰鼓成为一种形式,于浪漫中宣泄生命的,于诗意中逃求 的力量。20世纪以来,跟着中国地方进驻延安13年,以及中国革 命取告捷利, “延安”全国, “安塞腰鼓”这种本来纯平易近间的广场文化形 式,也慢慢走进庙堂,进入全中国甚至整个世界的视野。远不要说20世纪五六 十年代, “安塞腰鼓”已经若何正在亚非拉走红;也不要说20世纪80年代初, “第五代导演”陈凯歌一炮打响的《黄地盘》中“安塞腰鼓”是若何降服西欧不雅 众的心灵;就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,我们国度很多次大型的国度庆典,均有 “安塞腰鼓”出场。某种意义上, “安塞腰鼓”所出的能量,不只仅是陕北 这块陈旧的黄地盘的地区文化消息,更主要的是它曾经成为中华平易近族刚毅不平、 垂头丧气、兴旺向上、积极朝上进步的意味。换句话说, “安塞腰鼓”是用弘大 的排场、奔放的动做、铿锵的节拍、激动慷慨的鼓点来表示诗的内容。对于散文家刘 成章来说,他生于黄地盘,长于黄地盘,熟悉这里的一山一水,一草一木。更从 要的是, 他对高原生命有深刻的体认,他的骨子里有种高原地区特有的诗意的浪 漫情怀,而成为陕北高原上的一位“歌手” ,一位出名的浪漫诗人。20世纪8 1/4 0年代初,人到中年的刘成章先生, “中年变法” ,放弃了原先所熟悉的诗歌、歌 词等创做形式,找寻到散文这种新的艺术创做体例。其实,他的散文的生命内核 仍是激扬的浪漫,仍是“信天逛”的旋律。当他远离家乡来到省城后,脑际里回 闪着“安塞腰鼓”那踏破岁月、气吞江山的绚丽气象,耳畔里仍盘旋的是高原上 那正在缄默中迸发的鼓点。 面临20世纪80年代我们祖国正在、中日新月 异的气象,他怎能不为之怦然心动呢?他怎能不为之而兴高采烈呢?此情此景, 成刘成章日日的又正在“那一霎时呈现和感情的复合物的工具” (美 国意象派诗人庞德语) ,即“安塞腰鼓” 。他必需用“安塞腰鼓”这种特定的意象 来传达他对糊口、对时代的审美感触感染,传达他对生命的诗意的理解! 因而, 《安塞腰鼓》呈现出如许几方面的特征: 第一,浓墨大笔,抒写丰满的生命。刘勰正在《文心雕龙·情采》中言: “五情发而为辞章。 ”刘成章的《安塞腰鼓》就是“为情而制文”的标本。 《安塞 腰鼓》通篇贯注一个“情”字,做家通过一系列对“安塞腰鼓”赞誉的语词,来 曲抒胸臆。 这种挚爱既表示为对陕北高原地盘和地盘上生命的赞誉,又表示为我 们这个从沉睡中、迈着雄健的程序、不竭繁荣的伟大祖国的礼赞!语词 激动慷慨,酣畅淋漓,如大河滚滚,一落千丈。如, “黄土高原上,爆出一场何等壮 阔、何等豪宕、何等火烈的跳舞哇──安塞腰鼓!“容不得,容不得羁绊, ” 容不得闭塞。是了、打破了、撞开了的那么一股劲!“黄土高原啊,你生养 ” 了这些元气淋漓的后生;也只要你,才能承受如斯惊心动魄的搏斗!“每一个舞 ” 姿都充满了力量。每一个舞姿都呼呼做响。每一个舞姿都是光和影的渐渐幻化。 每一个舞姿都使人颤栗正在浓郁的艺术享受中,使人叹为不雅止”等等。做家把黄土 高原的元气和灵魂,一下子攫得极尽描摹! 第二,以诗载情,使整个散文呈现出雄奇的诗意美。 《文心雕龙·情采》中 又言: “情者文之经,辞者理之纬;经正尔后纬成,理定尔后辞畅。 ”为了确保情 感的通顺无阻,刘成章《安塞腰鼓》通篇用诗的体例加以强化。这篇散文的诗意 美来自两方面: 一方面是内正在的意蕴美; 另一方面是语词、 句式甚至全体节拍上, 均颠末一番苦心孤诣的设想,使整个散文充满一种奇异的形式美。当然,这种设 计仿佛天成,恰如其分地传达出做家的丰硕而活泼的感情世界。 一是文笔峭厉。为了表示激扬而飞动的“安塞腰鼓” ,做家正在语句上斗胆地 2/4 刀削斧砍,仅保留枝干,使其发生奇谲美的结果。你看, 《安塞腰鼓》开首“一 群茂腾腾的后生”一句自成一段,兀立于六合之间,实令报酬之感喟。像如许的 语句,正在这篇仅有千字的散文中触目皆是。 二是语句铿锵。 做家正在散文中为了传达勃发的生命,间接利用了连续串 短语。如许,使文章的节拍相当紧凑,像波澜一样一浪接一浪,倾泻而出,欲止 不克不及。如, “一捶起来就发狠了,忘情了,没命了!??” “后生们的胳膊、腿、 ,无力地搏斗着,疾速地搏斗着,大起大落地搏斗着。它震动着你,炙烤着 你,着你。“愈捶愈烈!疾苦和欢喜,糊口和梦幻,脱节和逃求,都正在这舞 ” 姿和鼓点中,交错!扭转!凝结!奔突!辐射!翻飞!!人,成了茫茫一片; 声,成了茫茫一片??”几字一顿,几次出击,使语势天然激越、昂奋。 三是善用排比、叠句等修辞手法,加强散文的气焰和力量。如, “骤雨一样, 是急促的鼓点;旋风一样,是飞扬的流苏;??火花一样,是闪灼的瞳仁;斗虎 一样,是健旺的风韵。“隆隆隆隆的豪壮的抒情,隆隆隆隆的严峻的思索,隆隆 ” 隆隆的犁尖翻起的杂着草根的土浪,隆隆隆隆的阵痛的发生和排遣??” “愈捶 愈烈!形体成了沉沉而又纷飞的思路!愈捶愈烈!思路中不存正在任何现蔽!愈捶 愈烈! 疾苦和欢喜, 糊口和梦幻, 脱节和逃求, 都正在这舞姿和鼓点中, 交错! ??” 排比句的大量利用,使语句汪洋恣肆,表示出“安塞腰鼓”气吞河山的排场和震 撼的力量。 四是做家通过具有音乐性的复叠咏叹,来进一步加强散文中感情的传达。正在 《安塞腰鼓》中,做家无意识地正在每个条理之末,零丁设想“好一个安塞腰鼓” “好一个黄土高原,好一个安塞腰鼓” “好一个利落索性了江山,好一个安塞腰鼓” 的咏叹句式,并且正在频频咏叹之中常有变化,每段都有新意,层层递进,曲把情 感步步推向高峰, 同时愈加强了散文的诗意美,使通篇散文具无形式的回环美和 音乐的节拍美。 第三,想像奇伟,意境雄浑。 19 世纪出名的美学家狄尔泰曾指出: “最 高意义上的诗是正在想像中创制一个新的世界。 ”刘勰也曾说过: “神用象通,情变 所孕。( ”《文心雕龙·神思》 )刘成章“那一系列想像的构思过程的力量,来 自心灵深处, 来自那被糊口的欢喜、 疾苦、 情感、 、 奋求振荡着的心灵底层” 。 (刘小枫《诗化哲学》“安塞腰鼓”这个特定的意象,正在刘成章的脑际孕育、旋 ) 3/4 转,仿佛地底突腾运转的火山岩浆,最初有最完全、最尽兴的喷发。于是,光耀 的意象正在瞬息之间纷翻飘动, 绵绵不断的大河波澜澎湃,生命的憧憬正在汗青和现 实间遨逛?? 你看,刘成章正在如许的场景上展开其想像的:无风之季,黄土高原上的一片 高粱地里,兀立着一群茂腾腾的后生。这是一个“于无声处听惊雷”的布景!然 而,当后生们的鼓槌擂起来的时候,正在做家的眼里, “百十个斜背响鼓的后生, 如百十块被强震不竭击起的石头,狂舞正在你的面前。 ”做家的脑际敏捷调集实正在 糊口体验的回忆,展开思维的同党,正在想像的天空中翱翔。于是便有了鼓点 是“骤雨” 、流苏是“旋风” 、瞳仁是“火花” 、风韵是“斗虎”的丰硕联想。你 再看,这“安塞腰鼓” ,既“使冰凉的空气当即变得炎热了,使恬静的阳光立即 变得飞溅了,使困倦的世界立即变得亢奋了” ,也使做家想起“夕照照大旗,马 鸣风萧萧” “千里的雷声万里的闪” “昏暗了又了了、了了了又昏暗、而后最终永 远了了了的” ;你再听,正在做家的耳畔, “山崖蓦然变成牛皮鼓面” ,发 出“隆隆”的声音,而这“隆隆”的声音,既仿佛“豪壮的抒情” “严峻的思索” , 又仿佛“隆隆隆隆犁尖翻起的杂着草根的土浪” “隆隆隆隆的阵痛的发生和排 解”??做家正在创制力的世界中“神取物逛” ,读者也跟跟着心宇奔驰,思路万 千。 《安塞腰鼓》既是高原生命的强烈热闹颂歌,也是平易近族灵魂的诗性礼赞。它以诗 一般凝练而又富有动感的言语,谱写了一曲昂奋、气壮江山的时代之歌。 4/4


友情链接